首页 杭州概览 聚焦杭州 风雅钱塘 史志园地 方志馆 政务咨询
快速播报: · 市志办蹲点调研组到寿昌镇石泉村回访   · 四川、宁夏两地地方志机构领导到杭州市方志馆参观考察   · 宁波市史志办主任姚晓东一行到杭州市方志馆参观考察  
站内检索:
  走进杭州       数字杭州       俯瞰杭州    
  动态要情       今日杭州       史上今日       杭州之最       杭州百科    
  首轮志书       二轮志书       区县年鉴    
  机构职能       领导信息    
  湖山览胜       古镇名村       特色街区       民俗风情       特色美食       古今人物       诗词楹联       掌故丛编    
  志鉴常识       二轮修志       年鉴编纂       志稿选粹       百家争鸣       志人论集    
  整理规划       成果介绍       旧志选刊       目录题跋       要籍解题    
  馆藏书目       特色资源       新书速递       读者服务       友好往来       3D方志馆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史志园地 > 志鉴常识
“互联网+”时代的年鉴编辑工作
文章来源:   作者:张昀 访问次数:
    

  2015年3月5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并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互联网+”是创新2.0下的互联网发展的新业态,是知识社会创新2.0推动下的互联网形态演进及其催生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

  “互联网+”是信息时代互联网形态演进及其催生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互联网+”是利用互联网的实践成果,它代表了一种先进的生产力,可推动经济形态不断发生演变。“互联网+各个传统行业”,并不是简单的两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形态。即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社会资源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将互联网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提升全社会的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经济发展新形态。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总结“互联网+”时代的六大特征为:跨界融合、创新驱动、重塑结构、尊重人性、开放生态、连接一切。用最简洁的方式来表达就是八个字:跨界融合,连接一切。

  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企业以商业模式颠覆为动力,激发和席卷着众多新技术新产品,渗透进一个又一个传统产业,改变着我们身边的经济与社会。年鉴的编辑工作也要融入这个世界潮流时代大趋势中去。

  一、“互联网+”时代年鉴编辑工作面临新常态

  随着移动网络、智能手机和智能终端外设产品等的不断普及,社会发展呈现出万物互联、虚实交融、智能数据、泛在计算、云端存储的趋势,从互联化逐步向物联化与智联化方向发展。

  信息传播更加大众化、便捷化、多元化,传播的速度迅速提高,传播的内容从有中心的系统化向无中心的全时空扩展。这种发展态势对年鉴编纂工作的对象、流程和结果等都有着巨大的影响。随着年鉴编纂工作“触网”的深化,通过互联网植入到编辑出版系统的各种新技术、新应用、新工具在不断增加,使得传统的年鉴编纂行业正经历着一次从形式到内容的自我进化。方兴未艾的平台无纸化编辑、远程定稿、电子出版、网络订阅、微信推广、手机阅读、视频嵌入、3D互动等等,动摇了传统的“编辑—年鉴—读者”的线性结构,一种动态互联、多元呈现、用户参与的立体结构正在形成。

  在“互联网+”时代,年鉴编辑工作面临着新常态:

  1.信息技术渗透。信息技术融入编辑出版的程度越来越深、维度越来越广:从原先的编辑、排版、校对到如今各种智能化工具与软件的大量应用;从网络投稿平台、多功能的出版平台、优先出版到二维码应用、微信公众号传播……大量的信息技术正重构着编辑出版的各种要素,改造着编辑出版工作业态与出版物形式。例如互动式电子课本,它集数字化、多媒体、可交互、智能性等于一体,以直观的视、音、图、文展现内容,具有问题提示、图文介绍、动画演示、真人实景示范、电子书签、笔记和标注等多种功能。

  2.阅读介质迁移。随着互联网不断发展,网络中的信息、数据呈几何级数增长,从静态的文字、图片逐步向动态的图像、动漫、视频及可交互的场景(游戏)方向演变,视觉元素与眼球享受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在这种趋势下,一些编辑出版物不断尝试可视化嵌入。例如,涉及某一具体内容时嵌入图片连接,这种图片外观与传统书刊的图片没什么区别,但它可与用户手机上的移动应用程序APP相关联,用手机扫描图片即可在手机屏幕上产生图像化显示,带来别致的阅读体验。随着智能手机等个人智能终端的普及,人们的阅读介质也在迁移,从以往主要阅读纸质书刊向阅读屏幕内容迁移,从喜欢文字向钟情图文并茂迁移,从静态阅读向观看动态视频迁移。读屏、读图或看视频越来越成为阅读消费的主流。

  3.用户选择权增强。互联网造就了一个用户强势时代,为普通网民创作自己的文化产品提供了便利。对年鉴编辑来说,最直接的变化就是“读者”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单纯传统意义上的读者,而是具有一定信息素养、多元需求和自主性的用户。从读者向用户演变,是一种质的演变。也就是说,用户不再被动接受提供给他们的年鉴编辑产品,他们拥有更大的阅读选择权。传统的“编辑—读者”关系的平衡被打破,编辑需要把部分选择权“出让”给用户,双方重构起一种双赢、互惠、协作的新型伙伴关系。

  4.交互性内容需求。“互联网+”不仅是一种新的业态,而且是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不断重构人们的交流方式、人际及其社会关系,基于网络的各种交互逐渐成为生活常态。网络中的用户和编辑身份可以转换,通过智能手机与社交工具,围绕网络中所传播的信息、电子出版物(正式或非正式)的交流、评论可随时随地进行,人人可对出版内容进行某种重构或改变。这意味着,基于网络的新型年鉴的编辑过程,更趋向于一种互动式、动态化的内容建构与重构,例如腾讯新闻2007网络年鉴。而编辑与用户这种广泛的交互,就在构建一个有意义的社会网络与动态语义库,有益于年鉴编辑的收资和成品的精准传播。

  5.人工智能渗透。社会智能化水平伴随信息化、网络化在不断提升,工业4.0的浪潮正驱使智能机器人的应用从车间操作扩展到无人驾驶等领域。知识工作领域的智能化渗透也是大势所趋。2015年11月,新华社正式推出人工智能记者“快笔小新”,在新华社经济信息编辑部、新华社体育部和《中国证券报》写作快讯、财报等稿件,还可以根据数据进行分析、判断,并且配上图表。人工智能代替编辑的部分工作正在发生。正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喻国明所说,技术进步不可逆转,面对它,我们唯有用胸怀接受,用智慧识别,用勇气改变。

  二、年鉴编辑工作的应对与变革

  1.年鉴编辑思维互联网化。在“互联网+”时代,年鉴编辑必须用互联网思维统领编辑工作。“互联网思维”是中国创造用语,英语译作InternetThinking。2011年,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题为《中国互联网创业的三个新机会》的演讲中提出“互联网的思维”概念,后被简化为“互联网思维”。所谓互联网思维,就是用互联网的模式来思考并且解决问题。通常认为,互联网思维包含用户体验思维、简约思维、零距离思维、大数据思维、跨界思维、流量思维、社会化思维、平台思维等多个方面,但其最核心的思想是“便捷、参与、免费”。互联网的信息传递和获取比传统方式更加便捷、迅速;网络论坛、微博、微信、网络直播的普及使得普通人参与热事热点,免费表达自我成为可能。

  2012年12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腾讯公司时指出“现在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历史阶段。这是一个世界潮流,而且这个互联网时代对人类的生活、生产、生产力的发展都具有很大的进步推动作用。”对于年鉴编辑人员来说,要紧追世界潮流,培育自身的互联网思维,实现从“面向读者”到“服务用户”的转变,尊重用户的选择权和主动权,把他们看作鲜活的、可交互的个体,满足他们简约、便捷、个性化的体验要求。在此基础上,运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向社会、向用户推送、出版优质的年鉴。

  2.年鉴出版方式“全媒体”化。互联网与信息技术打破了传统的“编辑—读者”关系平衡,编辑的角色身份被细分或重置,出版的流程与形式正在被重构。年鉴出版要从以纸质书刊为主要媒介的单一化,向包括包括纸质书刊、光盘、互联网、手持阅读器、手机等移动载体的“多媒体”化转变。年鉴从纸质版向电子版、网络版、移动客户端等演进,不仅是出版介质的改变,而且是编辑出版过程的重组与再造,也是跨媒介整合。电子版、网络版、移动客户端具有良好的连通性、交互性、可重构性等特征,会带给用户全新的体验与参与感。

  年鉴作为逐年编纂连续出版的资料性工具书,在全媒体出版方面,可以参考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之类的网络百科全书,建立一个多语言、内容自由、任何人都能参与的协作计划。年鉴的全媒体出版相比纸质出版,在用户参与方面无疑有着跨越性优势。用户在电脑、手持阅读器、手机移动端上查阅、阅读年鉴时,可以同步提交批注、评论、读后感等,提供超级连接、上传资料,还可以补充、编写条目,多层次地与年鉴产生互动。用户参与,有利于扩大年鉴收录资料的广度,特别是有关民营经济、社会生活等方面的内容,可以更加便捷地获得第一手资料,弥补年鉴主要通过行政手段组稿的遗漏,把经济社会中活跃的、动态的、零散的信息容纳到年鉴的框架体系中来。用户参与,有利于加大年鉴刊载内容的深度,可以多角度、多层次地反映、记录大事要闻、特色信息。以《武汉年鉴》记录2016年武汉马拉松为例,如果通过传统路径组稿,那么稿件来源以武汉市体育局、《长江日报》社等为主,稿件风格也是官方的、全局的;然而,如果通过全媒体出版吸引用户参与,那么还可以从职业运动员、业务爱好者、志愿者、观众等微观的、多面的层面记录赛事,丰富年鉴内容的层次。

  年鉴的全媒体出版相比纸质出版,还有一个极大优势就是容量大又便携易查。全媒体出版没有纸质出版的篇幅限制,可以通过云计算技术储存庞大的信息内容,在常规文字、图片的基础上,增加音频、视频、动态图片等资料充实年鉴、佐证年鉴。随着手机等移动客户端技术发展,全媒体出版年鉴便携易查的优势也越来越明显,纸质出版的“大部头”年鉴保存、携带、查阅时的不便都将迎刃而解。

  3.年鉴编辑学习场域动态化。互联网是一个超容量、全球化的信息交互世界,打破了知识的垄断,带来知识的碎片化、微型化,各种微型学习资源十分丰富,泛在性学习变成现实,人们可利用移动客户端随时、随地学习。年鉴编辑必须不断提高自己的学习能力,不断拓展学习场域,以构建动态的、可用的“活性知识”。年鉴编辑要接受、采用新型的、互联网+时代的学习方式,学会碎片化学习、搜索式学习、同伴式学习、社交式学习、积件式学习。编辑要利用各种碎片化时间,对所需的知识进行加工、整合,把碎片化的信息、数据变为有意义、有关联的新知识。编辑要善用各种搜索引擎,对遇到的各种新名词、新概念、新问题等进行多角度的搜索,在不断搜索中更新知识结构。编辑遇到问题要请教前辈同事,展开相互讨论,把前辈与同伴的经验、知识内化为自己的实用知识。编辑要把基于网络的虚拟社交成为工作、学习的重要途径,善于运用社交类工具寻找解决问题的节点,进行选题策划和与用户交流等。编辑要像储蓄一样随时存储知识单元,需要时提取与再加工。这种零存整取、动态更新的积件式学习要与日常编校工作、同伴交流或网络社交等有机融合。

  4.年鉴编辑部门建设信息化。互联网作为一个这个开放的信息空间,不断产生、构建、汇聚着各种新型出版物。这些新型出版物不是传统的纸质书刊,也不是简单的电子文本与图片,而是“图画+文字+音乐+视频+超链接”的新型出版物,符合现代社会浅阅读、精阅读、衍生阅读多层次的需求,具有个性化、多元化、可触摸、可便携、可重构、可交互的特点。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互联网+”信息技术讯速融入,各个行业领域都在虚拟化、智能化。年鉴的编纂出版工作不能落后于其他行业,不能落后于其他期刊、出版物。为适应未来年鉴编辑出版的发展趋势,需要年鉴的主管部门、主办部门具备前瞻眼光,先行设计,分阶段地建设一批集智能化、网络化、信息化于一体,具备智能环境、透明计算、多屏触摸、自动传感、泛在连接、智慧编辑、3D打印等多种功能的信息化年鉴编辑工作室,从而承担未来年鉴编辑出版的重任。

  (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张昀)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浏览
主办单位:杭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