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杭州概览 聚焦杭州 风雅钱塘 史志园地 方志馆 政务咨询
快速播报: · 市志办蹲点调研组到寿昌镇石泉村回访   · 四川、宁夏两地地方志机构领导到杭州市方志馆参观考察   · 宁波市史志办主任姚晓东一行到杭州市方志馆参观考察  
站内检索:
  走进杭州       数字杭州       俯瞰杭州    
  动态要情       今日杭州       史上今日       杭州之最       杭州百科    
  首轮志书       二轮志书       区县年鉴    
  机构职能       领导信息    
  湖山览胜       古镇名村       特色街区       民俗风情       特色美食       古今人物       诗词楹联       掌故丛编    
  志鉴常识       二轮修志       年鉴编纂       志稿选粹       百家争鸣       志人论集    
  整理规划       成果介绍       旧志选刊       目录题跋       要籍解题    
  馆藏书目       特色资源       新书速递       读者服务       友好往来       3D方志馆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聚焦杭州 > 杭州百科
浙图所藏《四库全书》的特色
文章来源:何槐昌;郑丽军;赵凌   作者: 访问次数:
    

  

  

  清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第二次攻打杭州,浙江图书馆文澜阁中所藏的《四库全书》,在战火中阁圮书散。当时避战乱在西溪之丁申、丁丙兄弟,发现街上有人将四库书纸包裹食物,痛珍籍之散失,连夜组织家人抢救。先后经过十余年的努力,终使阁书免遭如同“文汇”、“文宗”之劫。他俩从民间买回八千一百四十册,加上嘉兴徐葵之在沪所搜集到的五百四十九册,共有八千六百八十九册。同治间又陆续搜得三百七十多册,共计已达九千零六十二册。除去图书集成残本六百七十多册,四库不逮全书的四分之一。从光绪八年(1882)开始,丁氏又到各藏书楼商借旧本,雇人补抄,至十四年(1888),历时七年,共补抄了二万三千多册。再经民国四年(1914)原浙图馆长钱恂在北平雇人补抄——“丁卯补钞”,民国十二年(1923)张宗祥先生发起摹款,在北平、杭州组织补抄——“癸亥补钞”。至此,文澜阁《四库全书》才基本上成完帙。

  文澜阁《四库全书》共收书三千四百五十七种,丁丙补抄本有二千九百多种,其中全补抄的约一千余件,其余为部分补抄。今文澜阁四库原抄本完整的约有三百五十余种。

  乾隆纂修《四库全书》表面上是“稽古右文,聿资治理”。“或逸在名山,未登柱史,正宜及时采集,汇送京师,以彰千古,同文之盛。”实际上却是借修书以禁止、销毁有民族思想和反封建思想的图书,巩固清皇朝的统治。四库的图书除御纂的以外,其他古书都经过多次纂改与删节,有的甚至重编。《四库馆办违碍书籍条款》的第八款中规定,“凡宋人之于辽金元,明人之于元,其书内记载事迹,有用敌国之词,语句乖戾者,俱应酌量改正。”所以在这些书内“贼”、“虏”、“犬羊”是讳的;说金人的虏掠也是讳的;“夷狄”当然要讳,甚至不许有“中国”两字,因为这是和“夷狄”对立的字眼,很容易引起人们的种族思想来的。举数书为例:如元赵汸撰《春秋集传》十卷,卷五有“冬邢人狄人伐卫”之事,全章被删。宋苏洵撰《嘉祐集》十六卷,其中卷一中“审敌”及卷四中“广士”两篇均删去,因这两篇文字都论及夷狄。对明末著作的窜改、焚毁就更多了。当然对其中有利于巩固其统治的篇章仍不忘利用。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下了一道上谕,说刘宗周、黄道周等人的奏议“慷慨极言,忠荩溢于简牍,卒之以身殉国,不愧一代完人。”又说熊廷弼“所上封事,语多剀切”,“尝阅其疏内有‘洒一腔之血于朝廷,付七尺之躯为边塞’二语,亲为批识云,观至此为之动欲泪”。馆臣根据乾隆的意图,把明末一批忠君爱国之士的奏议,加以窜改、删节,另编成一部《明臣奏议》,既以揭露明朝的秕政;又突出其忠君爱国的思想,让臣民们学习作榜样,把民族斗争的文献转化成为忠君爱国的教科书。“使天下士子阅读,永远不会觉得我们中国的作者里面,也曾经有过很有些骨气的人。”(《鲁迅全集》第六卷)清代人的著作也同样受到了窜改或删节。1978年我去广州参加全国古籍善本书目鉴定会议,会上展出一部顾炎武撰《日知录》四库馆抄本,删节或窜改不下五十多处。据说乾隆不喜欢元代蒙人姓氏的译名,《四库全书》中凡收入的元人著作,书中的蒙古族人的姓氏译名,全部改变。如元王恽撰《秋涧集》,卷四十七第十五叶后一行,河间路诸军总奥鲁,改为鄂啰,十六叶后四行,太守铁哥,改为特尔格,第十九叶后六行,镇国上将军达鲁花赤,改为达鲁噶齐。后五行,乃满歹改为奈曼岱,卷四十八第一叶后五行,速不得改为苏卜特,四叶后一行,阿术改为乌珠,十六叶第二行,笑乃旱改为锡纳噶,卷八十九第九叶前四行,脱脱末孙改为托克托和斯,卷一百第十叶前一行,窟速吾改为库克乌呼,等等。这样一改动,把元人姓氏搞乱了,给研究元代政治、经济历史、文学等学者带来许多不便。幸亏《四库荟要》每种书后都有校勘记,可以查考。

  文澜阁《四库全书》丁丙补抄本约有二千九百种之多,这些补抄本,和文澜阁等所藏书比较,有其特色。其中最重要的是,这些补抄本既不删节,更不窜改,照原书抄录,这就恢复了书的历史原貌和作者撰写的本意,使具有民族思想的一批著作,重新放射出气壮山河的光芒。

  其次,由于种种原因,《四库全书》中有部分抄录的书为残本或不全本,而丁丙补抄时已找到了全帙。略举最突出的数种为例:宋魏了翁撰《尚书要义》二十卷,四库著录为郑大节家藏淡生堂抄本,提要云:“原目二十卷中七八九并佚,无别本可校补,今亦姑仍其阙焉。”文渊阁台湾景印本,卷端提要虽亦称二十卷,但卷七、八、九、十二、十三、十四共六卷,有目无书。文澜阁补抄本二十卷全帙,无一缺卷。元王元杰撰《春秋谳义》十二卷,提要云:“原书十二卷,久无刊本,今诸家所藏皆脱佚其后三卷,无从补校,亦姑仍之焉。”文澜阁丁丙补抄本十二卷也完整无缺。《简明四库标注》云:昭文张氏藏十二抄本;汪氏振绮堂亦藏有十二卷抄本,《绣谷亭书录跋》称此书系淡生堂抄本。馆臣言诸家所藏皆脱佚其后三卷,实为失检。元许谦撰《读四书丛说》二十卷。提要云:“此本凡大学一卷,中庸一卷,孟子二卷,中庸缺其半,论语已全缺,亦非完书,约计所存,犹十之五六,即盖以所缺之帙,亦不能足原目二十卷之数,殆后来已有所合并欤”云云。文渊阁、文津阁所藏均为四卷本,明弘治十二年李瀚刊本亦止八卷。文澜阁丁丙补抄本足二十卷,与元史许谦传所说一致。清周靖撰《篆隶考异》四卷,《郘亭知见传本书目》云:“四库依长洲文仓手抄本著录,未见有刊本。”又云:“陆心源藏有手稿八卷。”《四库全书总目》作二卷,文渊阁本为四卷。文澜阁丁丙补抄本有八卷,估计是从湖州陆心源处借抄。宋郑居中等撰《政和五礼新仪》二百二十卷,“提要”未提及有缺卷,但检查文渊阁本,内缺卷七十四、八十八至九十、一百八至一百二十、一百二十八至一百三十七、二百,共十七卷,皆有目无书,实存二百三卷。文澜阁补抄本,不仅二百二十卷为全帙,尚附有宋徽宗制五礼一卷,政和冠礼十卷。宋吕祖谦撰《历代制度详说》十五卷,《四库全书总目》所载及文渊阁本均只有十二卷,为不足本。文澜阁补抄本有十五卷。经核对,丁丙补抄本多出考绩、宗室、记事三卷。宋方大琮撰《铁庵集》四十五卷。“提要”云:原书久佚,此本乃族良节蒐辑成编,凡三十七卷。文渊阁本作三十五卷。丁丙补抄本为四十五卷,比文渊阁本多十卷。《丁氏善本书志》载有明正德八年方良节刊四十五卷本,丁抄当从此出。“提要”云原集久佚,实乃馆臣失检。《丁氏善本书志》云,鲍氏进呈本为抄本,据此,则四库所抄底本为该书的脱佚本,非另有三十五卷也。明柯潜撰《竹岩先生文集》十二卷。《四库全书总目》著录诗一卷、文一卷、补遗一卷,共三卷。文渊阁本为诗二卷、补遗一卷、附录一卷,共四卷。“提要”云:据集首董士宏序,则原集嘉靖中曾经刊版,然今福建所采进者,仅属抄本。又据康太和序知当时已多阙佚。……今就是集所存诗文各一卷,重为订正。并从郑岳莆阳文献郑王臣莆风清籁集中录诗十首、文二首为补遗一卷。”丁丙补抄本为文集十二卷,康太和序中称未见的记盆鱼序愚乐等文篇也在。虽亦非全帙,但比起四库本要完美得多。

  当然补抄本不足之处也有。《四库全书》中元辛文房撰《唐才子传》,抄本为八卷,非全帙。丁丙补抄本为十卷,我们以为丁丙又发现原抄本。但经核对,十卷本对每个诗人的介绍却不如文渊阁本详细,且抄错舛误也多,反不如四库抄本。但这是极少数的例外,绝大部分丁丙补钞本都比四库原钞本要好,其文献价值更高,史料更完整,其中且有许多国内的罕见本。

  当然,我们这样说并无意贬低原抄的《四库全书》的价值,《四库全书》是十分珍贵的,是我国已经保存了二百多年的国家级文物,现存的文渊、文溯、文津、文澜四阁的图书,都是国宝。拙文只是从史料的完整性、可靠性的角度来论述丁丙补钞对国家文物的保护所作的重要贡献。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浏览
主办单位:杭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